首頁 > 新聞 > 齊魯第一眼 > 濟南新聞 > 正文

樓道不能成治理小廣告“法外之地” 依法依規應該城管來管-濟南新聞-齊魯晚報網

核心提示: 13日,記者多方采訪后明確,樓道內小廣告處罰和電話號碼停機,的確是城管部門執法職責范圍。對此,專家認為,樓道小廣告的治理應該多方聯動,樓道不能成為治理小廣告的“法外之地”。

小廣告

小廣告

燕子山小區居委會工作人員在清理單元門小廣告。  居委會供圖 

小廣告2

金聯居一單元地下室門上的小廣告。

11日至13日,齊魯晚報·齊魯壹點連續三天對濟南治理樓道小廣告進行報道。在此前報道中,城管執法部門曾表示樓道小廣告的處罰無明確依據,一般不進行處罰。13日,記者多方采訪后明確,樓道內小廣告處罰和電話號碼停機,的確是城管部門執法職責范圍。對此,專家認為,樓道小廣告的治理應該多方聯動,樓道不能成為治理小廣告的“法外之地”。

本報記者 劉雅菲 王皇

實習生 張金勝 劉瀟     

物業工作人員:

對小廣告拍照留證

投訴后卻沒了下文

隨著濟南城市管理的推進,大街上隨意張貼、噴涂的小廣告已經明顯減少,不過,樓道卻成了不少小廣告的藏身處。“會不會大街上不讓貼,他們就跑到樓道里貼,小區居民的生活受到更多影響?”住在華信路沿線一老小區的市民張先生表達了這樣的擔心,可不能讓小區特別是開放小區的樓道成為小廣告的避風港。

在記者采訪中,有的城管執法部門表示,樓道小廣告并不在執法管理范圍內。而認為可以進行處罰的區城管執法局,則認為停機不可以作為處罰方式。顯然,對于樓道內小廣告的執法,還沒有覆蓋完全,存在一定程度的空白。

在這一空白中,樓道小廣告目前主要依靠物業、網格員或志愿者、住戶們清理,而沒有處罰作為支撐,樓道小廣告很難根除。“我們現在清理了,當天晚上很可能就又貼上了,那不就白清理了?處罰是很重要的。”濟南唐冶片區一剛入駐新樓盤的物業人員說,自己本月就打熱線投訴過小區貼的廣告,也拍照留證據了,想聯系執法部門看能不能處罰和停機,但是卻沒有得到回復。

“說進不了小區沒法調查取證,這個理由我不信,要是真的因為小廣告治理進小區,哪個業主不歡迎,哪個小區物業會不配合?”家住華洋名苑的市民劉先生認為,既然有規章依據,就應該進行執法,而不能因為執法難而不執法,不能因為管理難而不管理。

執法疑點解疑:

多條政策法規

都為樓道執法提供依據

對于樓道小廣告的執法,到底應該依據什么進行?13日,記者進行了多方求證。記者首先聯系了濟南市城管局市容管理處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他所在的處室主要對主次干道、背街小巷的小廣告清理情況進行監督,具體的執法還得問各區的城管執法局。此外,該負責人表示,因為城管局對小廣告清理的管理范圍并不包括樓道,所以對樓道小廣告的執法依據自己也不太確定,建議記者咨詢局里的政策法規處。

隨后,記者又咨詢濟南市城管局政策法規處,相關負責人表示,《濟南城市市容管理條例》中的執法范圍確實不包括樓道,但這不意味著樓道亂涂亂畫就不能管。該負責人表示,2002年濟南市政府185號令《濟南市禁止亂涂寫亂刻畫亂張貼的規定》明確,在濟南市區,未經許可在墻體涂寫、刻畫、張貼的行為屬于亂涂寫、亂刻畫、亂張貼行為,也明確了城市管理部門對其的處罰包括罰款和停止通訊業務。“這里的墻體就沒有說是外墻,包括了樓道里的墻體。”該負責人表示,因此這一政府規章可以作為對樓道小廣告的管理和處罰依據。

記者了解到,這一規定在2017年底時明確為濟南市政府決定保留的規章,目前仍在有效期。根據這一規定,城市管理部門應當加強市容管理,發現亂涂寫、亂刻畫、亂張貼的行為涉及通訊業務的,應當通知有關通訊經營單位停止行為人的通訊業務。

這一政府令能否作為執法依據呢?對此,山東省人民政府法律專家顧問庫成員,濟南市人民政府法律顧問,濟南大學法學教授袁曙光表示,政府令屬于政府規章,條例屬于濟南市人大通過的法律,這些都應該作為城管執法部門的執法依據。

城管局執法大隊:

如果有法律依據

將對各區進行業務指導

既然執法依據已經明確,下一步將如何整治樓道內小廣告?

帶著這一問題,記者再次聯系了濟南市城管局市容管理處,工作人員表示,執法并不歸這一處室負責,執法業務還需要聯系濟南市城管執法支隊的第五大隊。

13日下午,記者聯系上濟南市城管執法支隊第五大隊的相關執法人員,該執法人員說,政策法規處如果已經明確,那這個政府令就應該視為執法的依據。大隊無法直接督查各區城管執法局執法依據是否統一,但可以對其進行業務指導。“接下來我們會和各區城管執法局聯系,對樓道小廣告的執法進行業務指導,把這個政府令作為執法依據。”

該執法人員解釋,各區城管執法局都有政策法規科室來研究執法依據,從目前看,不把樓道小廣告作為執法范圍的區城管執法局,可能是認為還沒有非常明確的依據去處罰,不敢越界,因為處罰一旦作出就會面臨被處罰人的質疑甚至起訴。“明確了依據后,對樓道小廣告我們也會配合區城管執法局進行執法。”

專家意見:

樓道小廣告治理

可以實行聯動機制

“法無禁止即可為。”提起在樓道中貼小廣告,有的城管部門工作人員用這樣一句話來說明樓道小廣告張貼并不能認定為違法。對于這一說法,袁曙光并不贊同。袁曙光表示,且不說有《濟南市文明促進條例》等法律明確禁止亂貼亂畫的行為,即便是沒有法律約束,“法無禁止即可為”也并不適用于小廣告的張貼,“這句話指的是公民的私權利”。

此外,還有城管部門工作人員表示,由于相關法律法規中,并未明確寫出樓道二字,因此擔心因為在執法中越界而被投訴。就是這種擔心,讓樓道形成了執法空白。“如果是因為擔心被投訴、被報復而縮手縮腳,就是一種典型的不擔當、不作為。”袁曙光認為。

“同時,這也反映出我們立法的時候還不夠精準。”袁曙光認為,城市的精細化管理,不僅要體現在外在,在立法的精準方面,也要加強,避免出現指代不明的問題。

“小廣告從城市牛皮癬到樓道牛皮癬,這是對濟南城市文明的一種侵害。”在袁曙光看來,樓道不應該成為小廣告的法外之地。“要做到這一點,并不是要求城管要將管理觸及到每一個住戶,而是各部門應該協調配合,聯動起來。”袁曙光認為,城管要和物業、社區緊密配合,如果物業和社區在巡查過程中發現了小廣告,可以拍照清理,交給城管進行處罰或者是對其電話進行停機。”

經驗借鑒樓道小廣告多由城管負責

樓道內的小廣告,不光是濟南一個城市有,這也是讓幾乎所有城市都感到頭疼的問題,各個城市都在想辦法對此進行解決。

記者了解到,為了整治樓道內的小廣告,南京市城管局曾召開新聞通氣會,明確提出從發現問題起,小區樓道內的小廣告72小時內整改到位,居民可以打城管服務熱線反映。并且明確,如果當事人逾期不接受處理,城管部門會聯合通信部門把小廣告上的電話停機,直到其接受處理才能復機。

在北京市朝陽區,對于樓道內小廣告,屬地政府也曾多次組織大規模粉刷清理,但往往是“前腳清、后腳貼”,整潔的墻面很難保持長久。針對此項頑疾,朝陽城管聯系屬地社區、志愿者服務隊、保潔隊,對樓道內小廣告開展清理整治。本次整治,打破以往的各單位單打獨斗單純清除、清理墻面的做法,分為“取證、清理、處罰”三步走。

城管執法隊對張貼、噴涂的小廣告進行拍照取證,依法進行處罰。同時由大規模清理改為社區志愿者和保潔隊不定期、小范圍進行清理,整治期間執法人員向群眾宣傳自覺抵制小廣告,不要撥打小廣告上的電話,讓違法做廣告的商家沒有市場。

本報記者 劉雅菲 王皇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魏業萌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