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名記 > 正文

廣場舞治理要有“硬杠杠”-名記-齊魯晚報網

核心提示: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河北聯誼會榮譽會長屈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城管和司法機關沒有對廣場舞等活動組織以及人員進行管理的相關規定和法律依據,面對集體街舞噪音擾民、強占公共場所、妨礙公共交通等問題一般只能勸說,無法制止。

齊魯晚報評論員 朱文龍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河北聯誼會榮譽會長屈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城管和司法機關沒有對廣場舞等活動組織以及人員進行管理的相關規定和法律依據,面對集體街舞噪音擾民、強占公共場所、妨礙公共交通等問題一般只能勸說,無法制止。因此,她建議將由廣場舞等導致的擾民問題納入法治和社會管理的范疇和軌道。

廣場舞承擔著中老年人健身和社交的多重功能,深受中老年人的喜愛。在不擾民的情況下,廣場舞是民眾可自由選擇的娛樂方式。但近年來,因為噪音問題,廣場舞參與者與周邊住戶之間的沖突事件屢屢出現。廣場舞參與者遭到高樓丟水袋,甚至鳴槍警告、用藏獒驅趕等各種“抗議”。從這個角度說,屈恩委員的建議是及時的,若得到落實,無疑給治理廣場舞擾民問題立了規矩。

也必須看到,僅僅為廣場舞立規矩并不能解決其所帶來的擾民問題。事實上,針對廣場舞的規矩并不是沒有。無論是國家層面的立法,還是各地出臺的規定、條例,從音量、時間到場地等方面規范廣場舞活動,不可謂不細致。比如,在2017年,國家體育總局就下發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廣場舞健身活動的通知》,對廣場舞的活動地點、活動行為、活動組織、活動健康作出了規定。安徽合肥從2015年起實施的《城市管理條例》則明確,廣場舞等有音樂伴奏的,應按照規定控制活動時段和音量,不得影響居民生活。

但是,到了真正執行的層面,九龍治水、取證不足等帶來的困擾,往往使之淪為“雷聲大雨點小”。這些年來,我們極少見到因為廣場舞擾民而受到處罰的案例,大多事件往往停留于道德譴責的層面,壓根起不到理想的效果。眼下經常見到的情況是,一旦遇到這方面糾紛,公安、城管、環保等部門往往是以勸解為主,最后大多是不了了之。

說到底,解決廣場舞擾民問題不在于立規矩,而在于執行。光有規矩約束是不夠的,規矩立起來還必須在執行環節硬起來。否則,即使納入法治和社會管理的范疇和軌道,廣場舞擾民問題照樣得不到解決。

在這一點上,歐美發達國家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鑒。在這些國家,類似廣場舞擾民事件很少發生。只要有一位住戶反對廣場舞這類活動,且有相關法律法規可依照,就得立即叫停。2013年7月,在美國紐約,一支華人舞蹈隊因為在公園排練廣場舞被投訴擾民,領隊甚至被警察銬了起來并收到了傳票。

廣場舞該在什么地方跳、什么時間跳,跳的過程中要遵守什么規則,誰來協調,誰來監管,出了問題由誰且依據什么來處理,一系列問題都需要更為明晰的規范。而規范明確后,就需要更有力的執行落實,只有這樣,立規矩才有意義。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狄克紅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