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名記 > 正文

300年前的“視覺中國事件”,催生現代版權制度-名記-齊魯晚報網

核心提示: 這兩天,史上第一張黑洞照片的誕生在讓全球狂歡的同時,也讓中國知名圖片網站“視覺中國”陷入了一場版權風波。

齊魯晚報訊(記者 王昱)這兩天,史上第一張黑洞照片的誕生在讓全球狂歡的同時,也讓中國知名圖片網站“視覺中國”陷入了一場版權風波。先是有網友發現該公司將這張版權方已承諾可免費使用的照片打上自家水印據為己有,接著又有網友發現連中國國旗、國徽、國家領導人等圖片素材也在“視覺中國”上被明碼標價。一時間,到底什么是版權、究竟怎樣維護版權才合法合理的問題引發一場全民大討論。

說來也巧,現代版權概念的出現,還真脫胎于一場與本次“視覺中國事件”極其類似的風波:1710年4月14日,英國議會通過《安妮法令》 (或稱《安妮女王法》),該法令的全稱為《為鼓勵知識創作而授予作者及購買者就其已印刷成冊的圖書在一定時期內之權利的法令》。它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成熟、具有現代意義的版權法。不過,鮮為人知的是,在該法案推出之前,英國曾經有過另一部極不靠譜的 版 權 法 — — — 《 星 宮 法 院 法令》,正因為該法令引發的亂象,才讓《安妮法令》的推出顯得彌足珍貴。

在印刷術出現以前,中世紀的歐洲原本沒什么版權概念,很多社會精英甚至要花錢雇人將自己的作品寫到手抄本中,以便廣為人知。但這種情況隨著15世紀古登堡印刷術的出現得以翻轉,寫文章、編故事一下子從花錢的貴族娛樂變為一種能掙錢的手藝活,從作品中獲得收益的版權概念由此開始萌芽。但在最初,歐洲人也不知道版權到底是該歸作者本人,還是該歸印刷商,因為畢竟后者會付給前者稿費,似乎應當享有版權。而當時英國人就是這么認為的,所以在17世紀中葉出現的《星宮法院法令》中,從書籍中獲得收益的版權就被授予了印刷商。

但這樣的規定一出,亂象立刻叢生—— — 既然版權屬于印書商,那當然是誰先印刷誰就能搶到版權。而英國當時是奉行奢侈品專賣制的,印刷廠掌握在有大貴族撐腰的幾個商人手中,所以一時間,已經去世多年的莎士比亞的劇本、牛頓的書稿甚至英文版的圣經,都被這些無良商人搶注了版權,誰要是敢擅自使用,他們就去法院上告。而《星宮法院法令》之所以取這么個名字,是因為類似案件都在一個叫“星宮”的法庭審判,這個法庭與英國普通法庭最大的區別就是不設陪審團,是非曲直全憑代表國王的法官一張鐵嘴獨斷,凡是涉及版權(尤其是宗教書籍版權)的案子,星宮法庭總會做出有利于出版商的判決。

那么,星宮法院為什么要拉偏架呢?這其實是國王的授意。當時在位的英國國王是詹姆斯二世,此公是英國最后一位天主教國王,在位期間成天憋著壞想要迫害英國的新教徒,而《星宮法院法令》對版權的規定就是他手上的利器—— —你們新教徒不是說《圣經》是判斷是非的唯一標準嗎?就讓你們連《圣經》都印不了、讀不了!

但 人 算 不 如 天 算 ,到 了1701年,詹姆斯二世死了,英國國會邀請其女兒、已經皈依新教的安妮女王及其丈夫回國執政。當然,國會不能讓小兩口白得這頂王冠,而是開了一系列條件,其中就包含必須修改臭名昭著的《星宮法院法令》中有關版權的規定。安妮女王當然一口答應,于是就有了那部以她名字命名的人類社會第一部現代版權法。

與很多現代人都喜歡強調《安妮法令》對版權的維護不同,在當時的背景下,相比《星宮法院法令》, 《安妮法令》更大的進步意義在于中止了之前的“版權濫用”。該法規定,版權的擁有主體從出版商變為作者個人,且年限上也做了規定,并提出了“公共版權”的概念,這就使得那些沒有明確作者或者作者已經去世很久的作品成為公眾可以自由享用的知識財富,無良出版商靠印本書就“化公為私”的伎倆失效了。所以說,《安妮法令》在尊重和鼓勵作者創作的同時,也激活并保護了英國社會的知識流通,英國能在后來的工業革命中拔得頭籌,該法令的平衡性應當記上一功。

近年來,知識產權保護是一個被官方和民眾都經常提及的話題,但一件事若是講過頭就難免矯枉過正,也給無良的投機者留下牟取暴利的空間。從《安妮法令》出臺背后的曲折歷史我們不難看出,知識產權被踐踏與被濫用,這兩種風險自古以來就是同時存在的,我們不應當顧此失彼。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狄克紅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