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齊魯第一眼 > 焦點新聞 > 正文

為讓燙傷的女兒正常長大 殘疾夫妻來濟開水果店艱難籌錢-焦點新聞-齊魯晚報網

核心提示: “你是我的眼,我是你的腿!”在濟南市縱一路鐵路橋附近有一家特殊的水果店,其經營者是一對來自菏澤鄆城的殘疾人夫妻,丈夫劉海波幼年患病導致腿部殘疾,而妻子王玉芹左眼先天失明,夫妻倆互相扶持、共同打拼,給被燙傷的女兒含含籌錢做手術。

  王玉芹展示含含在做植皮手術時的照片。    首席記者 程凌潤 攝  ▲夫妻倆一個腿不好,一個眼睛不好,兩人互相扶持撐起一個家。  資料片  

▼王玉芹一家人,最右側是含含。  受訪者供圖  

□首席記者 程凌潤 實習生 閻玲慧

“你是我的眼,我是你的腿!”在濟南市縱一路鐵路橋附近有一家特殊的水果店,其經營者是一對來自菏澤鄆城的殘疾人夫妻,丈夫劉海波幼年患病導致腿部殘疾,而妻子王玉芹左眼先天失明,夫妻倆互相扶持、共同打拼,給被燙傷的女兒含含籌錢做手術。

據了解,含含今年7歲了,在1歲時不慎掀翻電鍋導致臉部、頸部、胸部和腿部燙傷。雖然含含已經闖過了鬼門關,但是她身上的傷疤成為父母的心結。如今,含含每年仍需做兩三次植皮手術。

治療費已花掉50多萬元

4月12日上午,生活日報記者來到王玉芹與劉海波所經營的水果店,這是一間30多平方米的鐵皮屋,門口的攤位上擺放著橘子、菠蘿、柚子、榴蓮等水果,店鋪內也有很多時令水果。“我丈夫今天有事沒過來。”王玉芹的身體有些發福,失明的左眼被頭發遮住,她告訴記者,自己的丈夫拄拐沒法干搬貨等力氣活,平時搬運水果的工作都是她來做。 

王玉芹說,她與丈夫之前擺攤經營,2017年租下這間鐵皮屋開起了水果店,店鋪一天營業額大約一千元,純利200多元,盈利勉強能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由于含含每年手術費至少要3萬元,他們的生活就比較拮據。“今年水果貴,不好賣!”王玉芹說,多虧有不少好心人經常來照顧店里的生意。

采訪過程中,居住在附近小區的一位男子專門來到這里買水果。“到哪家買都是買,因為這家水果店的老板是殘疾人,我就經常來這里。”該男子說,他想通過這種方式幫幫這一家人。生活日報記者注意到,該男子一次買了四五十塊錢的水果,結賬后臨走又挑選了另外一種水果。

據了解,六年以來,含含的治療費用達到了50多萬元,這對王玉芹和劉海波來說是一個高昂的數字。“家里借了親戚十多萬元,此外還從銀行貸了十多萬。”說到這里,王玉芹嘆了口氣。

好心人接力幫助特殊之家

“好在社會上的好心人一直照顧我們,我們才能支撐到現在。”王玉芹說,這些年來,一直有好心人通過各種方式伸出援手。

“含含的學校知道了她的情況后,主動為含含籌措了愛心捐款,含含每天的午飯也不收錢。”王玉芹說,好心人的善意和幫助讓她感到很溫暖,“感謝所有的好心人!”

“去年,王玉芹加入了我們‘118精英俱樂部’微信群,有群友反映他們家非常困難。”4月12日,生活日報記者聯系到了一個名為“118精英俱樂部”公益組織的王姓負責人,該負責人說他們在今年春節走訪王玉芹家時了解到含含的不幸遭遇。   

據介紹,他在4月6日把含含的不幸遭遇以圖文的形式發送到公益組織的微信群,很多成員踴躍捐款,兩天時間累計有80余人捐款,善款總額5026元。4月13日,王姓負責人已經把捐款交給了王玉芹。

“如今,含含是最佳治療年齡,如果因為王玉芹沒有錢而放棄治療或延誤治療的話,那么含含將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和疤痕。”王姓負責人說,對一個小女孩來講,這將會是終生的痛苦。

期盼女兒可以正常成長

談到含含的病情時,王玉芹說,現在醫生也沒告訴他們含含還需要治療幾年,據她估計,恢復應該需要漫長的時間。“這兩年先治療胸部的皮膚,之后應該是右腿,再之后應該是臉部。”王玉芹望著水果店外的天空,眼中淚光隱約閃爍,她說含含今年還要做兩次胸部植皮手術,她盼著女兒能像其他女孩一樣正常成長。

如果您想要幫助含含一家人,可以撥打王玉芹的電話:18705406885,其水果店名是“榴芒水果店”,地址在濟南市縱一路鐵路橋南側100米左右路東。

回顧 一歲女娃掀翻電鍋 滾燙熱水澆遍全身

王玉芹和丈夫劉海波都是殘疾人,劉海波因為幼年患病導致腿部殘疾,被鑒定為三級殘疾,平時需要拄拐才能行動,無法做力氣活;而王玉芹的左眼完全失明,其右眼的視力也不怎么好。2010年,二人通過當地殘聯相識,隨后步入了婚姻殿堂。

孩子全身50%皮膚被燙傷

2011年7月17日,劉海波與王玉芹的大女兒含含出生,不久夫妻倆開辦了一家農資店。眼看生活就要安穩下來了,但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在含含1歲零1個月的時候,一場災禍驟然降臨這個家庭。

“孩子當時和我說,媽媽,我餓了,想吃雞蛋。我就把她放在地上,去拿雞蛋,沒想到回來時,孩子就被熱水燙了……”王玉芹哽咽著說,含含掀翻了放在椅子上的電鍋,而電鍋里面是準備煮粥的熱水,熱水順著含含的眼部、頸部,一直蔓延到胸部、腹部以及右腿。

由于事發時是夏天,含含的衣服比較單薄,全身有50%左右的皮膚被燙傷。

重癥監護室躺了一個月

含含被送到菏澤當地醫院時已經處于休克狀態,隨即住進了重癥監護室。“醫生和我說,孩子的情況很危險,讓我喊喊她,不要讓她睡,孩子如果睡過去,就可能醒不過來了……”說到這里,王玉芹的淚水像泄了閘似的流個不止。

“孩子在重癥監護室躺了一個月,還一直發燒,創傷也不好轉。每天晚上,醫生都會通知我們,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孩子可能救不過來。”王玉芹說,在醫生的建議下,夫妻倆將含含轉至山東省立醫院治療。

治療一個星期后,含含的癥狀明顯好轉,創傷也開始長皮恢復。不過一個月以后,由于王玉芹家庭不富裕,她與丈夫不得不將含含接回老家療養,然后定期返回山東省立醫院檢查。

每年要做兩三次植皮手術

王玉芹介紹,含含正在長個子,但是燙傷的腿部死皮無法隨著身高一起生長,因此含含回家療養的半年時間里,根本伸展不開右腿,只能蜷縮著。于是,王玉芹與丈夫再次帶著含含來到濟南,給含含做了右腿植皮手術。

“她燙傷的面積很大,以前基本上每年做一次植皮手術”,王玉芹說,“這兩年孩子胸部開始發育,怕耽誤身體,一年就要進行兩三次手術。”王玉芹心疼地說,含含在接受植皮手術的時候只哭過一次,后來一直忍著。

由于植皮需要從背部取皮,醫生讓含含佩戴擴張器,擴張燒傷部位附近比較完好的皮膚,之后直接取用。“佩戴擴張器也會疼,薄薄的一層一直撐著皮膚,還要定期擴大再撐”。王玉芹說,含含很瘦,戴上擴張器顯得更瘦了,但是懂事的含含從來沒喊過疼。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路敦迎
黑帽SEO